P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女鬼为情不舍离开丈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33:24 阅读: 来源:PP厂家

早晨才下过一点儿淅淅沥沥的小雨,罗梅跳完广场舞,赶着回家给自己的丈夫做饭。

西北的夏季虽谈不上酷热,但是这天气也是说变就变。连着好几天天气都阴沉沉的,飘着小雨,让人觉得闷热不已。

踏在长满青苔的砖铺的小路上,罗梅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阴沉,她的丈夫方岭自从从打工的地方回来最近一直呆在家里,大门不迈,整天在自家房里呆着。往年这个时候他都跟着地质队去山里,虽然挣得不多,但他却也是勤勤恳恳。

心里烦躁的罗梅不禁加快了脚步,走过幽深的小路,一棵棵槐树映入了罗梅的眼帘。在这排槐树的尽头就是罗梅的家。

早上出来的晨练的老头老太太们在活动完筋骨之后最喜欢在中间那颗最大的槐树下的石板上坐着聊天。槐树绿油油的叶子压弯了柔弱的枝干。

像这种天气那些老头老太太并没有出来晨练,大概是怕冷吧。不过,就在中间那棵槐树下站着一个陌生的老头。老头个子不高,身材瘦小,穿着一身中山装,头上有丝丝白发,整个人看起来却很精神。

见到罗梅朝自己这边走过来,老头抬头看了看罗梅,皱起了眉。罗梅性格大大咧咧,见到对方不是自己村里的人也没有忽视他,“天这么冷,您站在这里干嘛?串亲戚?找不到亲戚的家吗?”

老头笑了笑,“不是,只是来这里帮帮别人。”

“在这种天气里待久了容易得病,你要去哪家帮忙,我带你去。”罗梅又问道。

“不了,我在这里等着他就行了,他待会儿会来接我的。”

“好吧,那我得回家去做饭了。”罗梅指了指在小路终点处的那座平房。

老人笑了笑点了点头。

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凌乱的摆放在鞋柜边,罗梅揉了揉眼睛,看着眼前艳丽的那抹红色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她明明早就把那双鞋子给扔到村口的垃圾箱了,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家里的气氛一直很压抑,方岭整天闭门不出,神神叨叨的,在屋子里自言自语,罗梅想说说他,但每次都欲言又止。方岭好不容易回趟家,她也不好意思天天在他耳边唠叨。

罗梅煮了奶茶(不是那种在奶茶店喝到的奶茶,一种西北特色),又从冰箱里拿出了一些榨菜,招呼方岭来吃。“快来吃早饭吧!”叫了好几遍,方岭才病怏怏地迈着腿走出了房间,他的两个眼睛布满了血丝,整个人看上去无精打采,黝黑的皮肤显得黯淡无光。他拿着筷子吃起了饭,一句话也没有说,整个屋子里静悄悄的,罗梅低着头,强忍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帮方岭夹榨菜。

方岭只吃了一半,忽然停下了手中的筷子,转头朝着卧室的方向看去,一脸紧张,突地一下子站了起来,奔向了卧室。

罗梅心里一下子觉得怪怪的,以前的方岭并不是这样子的。还有那双高跟鞋到底是哪里来的,方岭平时都跟着地质队去山里,女儿也不会穿那样的鞋子,她自己就更不用说了。

心情越来越糟糕,罗梅吃不下去饭,穿上外套,拿着那双红色高跟鞋转身出了门。

她急匆匆地来到了村子旁的那条河的河边,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把那双鞋子扔进了河里。看着混浊的河水携带着那双鞋子流向远方,罗梅不平的心情似乎有了一些缓解。

回家的路上,罗梅再一次遇到了早上遇见的那个老头。老头还是一脸笑意,和旁边的人说着什么。远远地望见罗梅,他招了招手。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贴着老头,低声说了什么。见罗梅走近了大喊到:“罗梅,你快过来!”

罗梅顿了顿,也没有想什么,就径直走了过去。老头充满笑意的脸在见到罗梅的那一刹那,抖地变得凝重起来。他眯着眼睛,斜视着旁边的男人,嘴角微微颤动,眼神充满了不确定。似乎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他最终决定开口了。

“罗梅啊,我说的话可能不好听,你爱听就听,不想听的话,就当我没说过吧!”老头用低哑的声音说道。

罗梅显得有些疑惑,她和老头只是萍水相逢,老头到底会跟她说些什么呢?

“你们家进鬼了,难道你没有察觉到吗?”

罗梅听到这话,觉得有些难堪,她咬了咬嘴唇,一言不发。

老头继续说道:“不过,我倒是有一个办法能够帮你把这个鬼赶走……”

老头絮絮叨叨说了很多,罗梅处于游离的状态,脑海中飘过那双红色的高跟鞋以及方岭异常的表情,她不敢相信,也不敢确定。

老头原来是村子里的人家请来给自己不到一岁的孩子来讲迷信,他的话或许有几分可信度。

罗梅回到家中,那双鲜红艳丽的高跟鞋和以前一样静静地摆放在门口。罗梅努力睁大眼睛去确认眼前的东西,她明明把这双鞋子给扔了,而且也看到它们被水冲走了,只是……

罗梅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她回想起丈夫近日来的反常,整个人一下子惊醒了,她开始确信老头说的话是对的。

她按照老头教给她的方法,拿来扫帚和簸箕,小心翼翼地把家里扫了一遍,最后把那双高跟鞋也扫进了簸箕中,把扫进簸箕中的所有垃圾都倒得远远地。红色的高跟鞋果然从家里彻底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在自己家中。罗梅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能遇上那个懂行的老头也是她的福气。

幸福并没有因为罗梅和老人的相遇而开始。

方岭依旧整天呆在卧室里不出来,也不和罗梅交流,每次走出卧室的门都像丢了魂一样。罗梅看在眼里,却不知道怎么去改变现状。她打算去找找其他懂行的人,寻找一个治好方岭的契机。

太阳初升的早晨,罗梅忙着拾掇院子里的杂草,难得出门的方岭穿好了衣服,一副俨然要外出的样子。罗梅看到后乐在心里,看来,方岭不用专门去驱邪也能自己恢复好了。罗梅这样想着,激动地跟方岭说:“你出去多走走,多去和村子里的那些发小走动走动。”方岭一句话都没说,头也不回的走了。只留下罗梅一个人在院子里偷乐。

大概下午三点多方岭迈着沉重的脚步回来了。罗梅还没来得及为他的重新开朗而高兴,从院子里走进房间一看,一双熟悉的红色高跟鞋又那样整齐的摆放在鞋柜上,散发着光泽。罗梅惊恐地看着眼前熟悉的东西,下意识地冲到了卧室的门口:“方岭,你开开门,方岭,方岭……”

罗梅觉得眼前一片灰暗,呆坐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不过,她还是在奔溃失望过后打起了精神。她现在迫切需要一个懂行的人来赶走屋子里的污谇。

她第一个想到的还是那个老头,她打听到了老头的住所,等她找到老头的时候,老头却告诉她,既然上次没有彻底赶走屋子里的那个东西,那么罗梅想要再次赶走她就很难了,不过却也有一些办法吓唬吓唬那个东西,只不过终究不是长期的办法。

罗梅胆战心惊的在院子门的走廊的梁上挂了一个秤砣,借此来恐吓那个东西,让她以为院子里有吊死鬼。

然而这样的做法也没有让事情得到遏制,那个东西显然是个聪明的,不出两三天便看出了其中的蹊跷。红色的高跟鞋静静地摆放在鞋柜上,自从那天回来之后,方岭除了从冰箱里拿了一点儿吃的,就再也没有从卧室里走出来过。

半夜里,罗梅害怕到睡不着,从窗户里望着外面冷清的月亮,一个人瑟瑟发抖。耳畔传来的是女人清脆的笑声。

罗梅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去寻找那个算卦很准的老太太。

老太太满脸褶子,脸色黄黄的,穿着和平常老太太差不多的暗色衣服,却也显得很有精神。罗梅将自己遇到的状况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老太太,老太太认真翻着自己那本破旧的写满了了潦草笔记的本子,突然停下了手,合上了本子,神情一副严肃,张开嘴用嘶哑的声音说道:“在你家的那个东西是个女的,她曾经是你丈夫的恋人。不过命不好,死得早,入不了家里的祖坟,她父母应该把她葬在了其他的地方。或许是埋她的地方好,她又是在最美的年纪死的,心有不甘,成了精。”

罗梅有点儿奇怪,不过也曾听过村里的人偶尔提起过方岭的初恋,至于他俩之间感情上的细节罗梅也不知情。罗梅只好这样听着老太太的话:“她啊可能还是放不下你的丈夫,想要继续和你的丈夫在一起,可以看得出来,她也并没有要伤害你家人的做法。不过你想要正真赶走她也不容易,她不好惹,不过我也有一个赶走她的方法,只是你要考虑清楚实施起来比较难。”

“那到底要怎么做啊?”罗梅紧张的问道。

“你得先找到女鬼的坟,征得她父母的同意,找八个生肖比较大的小伙,准备好必用的东西,挖开她的坟,把她的身体取出来,烧了。不过你要记住,你找来的人胆子要够大,做这件事情的途中绝对不能出任何问题。毕竟你要去毁女鬼的坟,这个方法是不到万不得已用不了的。”老太太继续说道:“你的丈夫被鬼迷得恐怕已经失去了心智吧,在解决这个鬼之前,你最好先让你的丈夫恢复神智吧!”

“我到底该怎么做他才会回归,才会从女鬼的迷惑中醒悟?”罗梅追问道。

老太太摇摇头:“这个就看你怎么做了,我也没办法。”

罗梅带着满心的不安回了家。屋子里充斥着男女的笑声,罗梅悻悻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打算明天去那个坟地看看。她走到卧室门口,却又停下了脚步,返回了客厅。她对自己不够自信,她和方岭是相亲认识的,总之之前没见过几面,家里人觉得男方不错,匆匆定了婚,收了彩礼。结婚后的几十年,两个人虽然不吵不闹,过得颇为安宁,但是这样的生活却总是让罗梅觉得很压抑,两个人都在尝试着去慢慢适应对方,但两个人之间总是隔着一层捅不开的纸。她纠结着,不敢做决定。

她还是先打算去那个坟头看看,循着老太太给她的指示,她找到了那座坟墓。坟墓在一片荒草中,堆高的黄土以及周围焦黑的烧过纸的痕迹,显得十分荒凉。罗梅暗暗骂道:“都死了这么多年了,早就死透了,为什么还要来打扰活着的人的生活!”

女鬼的父母还健在,罗梅是经过多方打听才找到她父母的。低矮的土坯围墙,破旧的木门。从半掩的木门可以看到院子里的景致。罗梅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立刻走进了那扇门,不到一会儿,她又难掩失望的走了出来。

对方父母的态度很坚决,他们不会让别人去动他们女儿的坟墓,他们不接受金钱上的赔偿,也不想通过这种坑自己女儿的方式去获得利益。

罗梅的游说显然没有作用,她又给老太太打电话,征求意见,老太太的意思很明白,必须得得到家人的允许,要不然做事的途中出个什么乱子就很麻烦了。罗梅多少有点儿不甘心,又把自己遇到老头,以及按照老头的指示做过的事情跟老太太说了一遍,电话那头,老太太没有立刻回应,慢慢悠悠地扯着嗓子说:“我教你的办法风险大,而且你以前做过其他的事,女鬼肯定对你有防范了吧,这件事情比我想得要复杂啊,我人老了,能力也不够,也不想去冒险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最害怕女鬼赶不走,你又被女鬼给报复了,到时候哭都来不及了。”

是夜,依旧冷清。罗梅壮着胆子走进了卧室,昏暗的光线照在方岭更加消瘦的脸上,他斜躺在床上,嘴里一直不停说着什么。罗梅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全都是他和女鬼曾经在一起的事情,罗梅是看不到女鬼,不过想必女鬼肯定是待在这个屋子的某个地方吧。

罗梅看着丈夫自言自语的样子,心里很难受,她发现这些日子,丈夫除了吃饭,就是面对着空气自言自语,好像这个世上,只有他和女鬼似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罗梅心情很沉重,因为,她发现丈夫几乎连饭也不吃了,一天到晚的对着空气说个没完没了,身体也有点消瘦,很有可能是和女鬼呆的时间太久,被女鬼吸了阳气。

罗梅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但是,却没有半点办法。

她本来是可以听神婆的话,找人将这个鬼除去,但是,又怕做的太绝,女鬼报复自已或者丈夫。

但是,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

这天晚上,罗梅吃完饭,让丈夫吃饭,丈夫理都没理他,一个劲的坐在那里,对着空气说话。

罗梅实在忍受不了,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丈夫一直这样消沉下去,长此以往,丈夫肯定会累垮的。

既然硬的不能,那就来软的试试吧,这样对大家都不会伤害。

罗梅为了不打扰丈夫和女鬼聊天,独自来到小院里,拿出一些黄纸烧着了,对着屋子里,认真地说起了话:我知道你就在我们家里,我也知道你爱我的夫丈,但是,你想过没有,你现在已经变成了鬼,你这样缠着他,只会害了他,你没看到他天天对着空气和你聊天,身体也消瘦了很多吗?俗话说,人鬼殊途,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怎么能天天在一起呢?你们曾经很相爱,但是,现在你们已不在同一条路上了,如果你真和爱他,那就离开他,让他过正常的日子。”

罗梅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并未抱太大希望。

不过,当她说完这一番话后,竟然从屋子里传来几声轻微的抽泣声,然后,感觉到一阵阴风吹过,吹的他秀发飘了起来,让她心里不由一颤,女鬼不会是生气了,要报负我吧。

阴风吹过,四周归于平静。

罗梅进了屋子,发现丈夫已躺在床上,呼呼睡着了。

接下来的几天,丈夫恢复平静,没有再对着空气说话,身体也渐渐好转起来。时常和罗梅说,最近,自已好像做梦,梦到自已的以前的恋人了。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999个短篇鬼故事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