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明年试行种子基金撬动15万亿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7:12:14 阅读: 来源:PP厂家

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明年试行 种子基金撬动15万亿

基础设施建设是本次G20布里斯班峰会的核心成果之一,而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即是世界银行成立的全球基础设施基金(Global Infrastructure Facility,简称GIF)。

二十国集团公报表示,为在发展中国家提升基础设施水平和吸引更多私营部门投资,欢迎世界银行发起成立全球基础设施基金。“该基金将同我们的工作相互补充。我们支持其他开发银行的类似行动及彼此合作。”

这一基金的设立也获得了刚推出一系列全球基建计划的中国的支持。在峰会首日领导人第一次正式会晤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就明确表示,我们支持世界银行成立全球基础设施基金,并将通过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丝路基金等途径,为全球基础设施投资作出贡献。

根据世界银行网站介绍,已经有26家政府、超主权机构、主权财富基金以及私营金融机构与GIF这个基建合作平台签署了伙伴协议。而在主权机构之外,包括黑石、花旗、汇丰在内的多家大型银行以及养老金都在GIF合作伙伴之列。

全球基础设施基金负责人乔丹·施瓦茨(Jordan Schwartz)在专访中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该基金旨在通过政府资助种子、多边机构贡献智力、私营部门执行的方式,进行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项目的准备和架构,使得发展中国家基建项目变成具有投资价值的资产,以供私营投资机构进行投资。“目前治理模式还没有最终的确认,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得到确认。“

施瓦茨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已经签署合作协议的基金所管理的资金规模综合已经达到了8万亿左右。而施瓦茨预计,在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正式成立管理委员会后,最终吸引的私人基金规模将达到15万亿左右。

“我们并不是一开始就动用大量的资金,给市场注入新的流动性,我们只是用小规模种子基金来培育基建项目早期的研究,以期待私人资本能够对其进行投资。”施瓦茨表示。

施瓦茨向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由于中国是基建领域重要的资金提供者,基金有中国的加入是有益的。”目前我们正在和中国就此进行对话,中国也对此表示出了兴趣。”

在G20峰会现场,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全球基础设施基金期待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合作,并邀请亚投行参与基金的首批试点项目。金墉表示,GIF主要是联合各种专业机构帮助进行项目准备与建造,而刚刚成立的亚投行还不具备这一功能,因此期待亚投行能尽快利用全球基础设施基金。

今年以来,中国在基础设施领域建立了一系列的新机制。有中国学者指出,目前海外基建的问题很大部分不是缺少资金,而是缺少相应整合各国项目评估的技术、当地的经验、沟通的渠道、如何提高投资效率保证安全回收等问题。

“种子基金”撬动全球资本

《21世纪》:全球基础设施基金的理念是怎样的?目前全球已有很多的多边基建投资机构,GIF与他们有什么不同?

施瓦茨:我们认为目前有很多私人资金如养老金等具有长期的投资需求,而发展中市场基建又亟须进行投资,但最大的问题是难以找到合适的项目和方案。我们希望通过联合政府、多边金融机构、私营部门来提供一个平台,准备和建构复杂的基础设施项目,最终推向私营部门,期待私人部门投资。

我们最基本的一个运作模式,是由参与基金的各国政府和世界银行共同进行相对小规模的出资形成“种子基金“,而这个种子基金主要用于支持基建项目的可行性研究、具体的项目规划和设计,一旦项目成型则引入私营部门进行投资。在这其中政府用于出资,包括亚洲开发银行在内的多家银行作为技术伙伴主导研究和规划,而银行、律所等私营部门进行研究规划的具体执行。

因此,并不是说我们一开始就建立庞大的资金池,给基建市场注入流动性,我们最主要的功能是在用政府出资的小部分“种子基金“来启动研究、规划项目并推向市场。

《21世纪》:全球基础设施基金目前的治理结构是怎样的?

施瓦茨:目前治理模式还没有最终确认。但基本上GIF治理结构主要为两部分,一部分为治理委员会(governing council),类似于董事会,另一部分为顾问委员会。治理委员会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为出资伙伴(funding partners),由出资国家政府和世界银行集团组成,目前我们也在考虑将受惠国发展中国家加入到治理委员会中,每年进行轮换;另一部分为技术伙伴(techinical partners),包括多边发展机构等。而顾问委员会由机构投资者、银行以及金融机构担当。

《21世纪》: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项目是如何选择的?是否需要加入基金才能够提交项目?如何决定运营哪个项目?具体运作层面如何操作?

施瓦茨:所有的世界银行成员国都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向世界银行或多边发展机构制定递交项目计划,而将由治理委员会决定是否实施该项目。一旦决定实施,将由多边开发银行制定研究建构项目方案,由私营部门进行实施,最终将给市场提供一个完整的方案。如果最终找到私营部门来进行投资,将最终由政府或私营部门返还种子基金的最初研究费用;如果政府决定不做这个方案,将由本国政府返还基金这部分费用;如果最终项目未能实施,项目费用则由全球基础设施基金自行承担。

《21世纪》:目前到哪一步了?何时能够开始试点项目?

施瓦茨:10月9日签署的事实上是一个合作意向,我们仍在组建治理委员会以及协商委员会架构,一旦架构得到各方确认将正式宣布成立。全球基础设施基金的机构设置与所有的多边机构一样,都比较复杂,同时需要得到所有参与方的同意,因此需要一段时间。我们认为在明年前几个月将成立委员会,并将推出试点项目。我们现在已经组织私营部门进行会面,沟通不同的需求。

在试点计划中,我们希望能够先期融资达到800万至1000万美元的资金。目前世界银行已经批准将投入500万美元,将很快正式公开。在试点计划中,我们期待能够启动4个1000万-2000万美元的大项目以及3到6个200万-500万美元的小项目。我们并没有很大的野心,我们希望很务实地把这个模式运行起来,证明模式可行,再追求进一步扩大。

但从签署的合作意向来看,这些私营部门所管理的资金总额已经超过了8万亿美元,目前又有更多的私营机构有意参与。我预计,一旦基金正式成立,可动用的资产总额为10万亿-15万亿美元。尽管难以估算最终这些资金会有多大比例投入到发展中市场基建之中,但与现在几乎为零的私人投资相比都是积极的。

目前这些私人资本很少投资在发展中市场基础建设上面,如果有也更多是在股权投资上,如果能够通过基金这一架构,使这些资本挖掘出发展中国家基建的投资价值,投资发展中国家基建的债券、固定收益产品等,最终使得发展中国家基建变成一个独立的资产类别,这将是一个长期的目标。

正在与中方展开对话

《21世纪》:我们注意到,在26家机构之中,目前有四个国家的政府参与,分别是加拿大、新加坡、澳大利亚和日本。这些国家是如何加入到GIF的?目前是否还在寻找新的出资国?

施瓦茨:有一点需要声明的是,我们寻找出资国并不是用一般的筹资方式,而应该说是基于评估需求(reviewed demand)的形式。在成立全球基建基金的过程中,我们与各个国家保持沟通,各国根据私营部门以及自身的意愿来决定是否加入。

澳大利亚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澳大利亚本身有基金和有长期投资需求的银行,这些基金本身投资的很多资产就是本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基础设施,规模约有12%左右。现在很多基金认为应该在OECD寻找更高回报的投资机会,但很难找到可持续的发展中市场项目。澳政府在了解到世行这个项目后与私营部门进行沟通,发现需求非常一致,政府就会在私营部门的鼓励下申请加入基金。同时,种子基金的出资并非是世界银行制定的金额,而是由每个出资国自行决定。

《21世纪》:GIF目前与中国的互动怎样?

施瓦茨:对我们来说,中国在全球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是重要的出资人和驱动者,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中是非常重要的参与者,因此中国用各种方式介入到基金中是有益的。目前我们正在与中国就此进行对话,而中国也表示出了兴趣。

中国对我们在筹备全球基础设施基金中建构基金结构、基金功能有所帮助,我们一直在和中国的财政部、外管局、社保基金、国家开发银行、进出口银行等机构进行开放的对话,对话有建设性。

如何加入最终是由中国决定,一些参与海外基础设施建设的金融机构可能可以加入我们的咨询委员会。

《21世纪》:我们注意到,尼日利亚主权财富基金也在26个合作伙伴中,这种带有主权性质的投资基金在架构中是哪一方面?对主权机构和私营部门的资金是否有所划分?

施瓦茨:事实上,主权基金也加入GIF中,比如尼日利亚主权财富基金,他们并非私人所有。因此,我们没有对私有还是公共的机构进行特别区分。对主权基金或发展银行来说,他们在海外基本上是和商业机构一起竞争,并和私有机构一样运作和竞争,而这正是我们更感兴趣的——如果一个公共基金以私营的商业模式运作,他们同样也可以加入我们的基金。

昆明磁致伸缩传感器

云南反光标牌

长沙汽车安全带卡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