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PP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全球天然气的未来会怎样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20:16:04 阅读: 来源:PP厂家

全球天然气的未来会怎样?

中国页岩气网讯:全球天然气工业强劲增长将超出当今人们的预料,需求增长主要是用于发电。美国将形成新的气价基准,影响世界并与传统定价竞争。天然气的未来前景具有几种不确定可能和风险。

按照“全球再设计”情景,预计2040年,全球天然气消费增至175亿立方米/日,天然气将成为头号能源。

全球天然气有不同未来,但增长与改变不可避免。

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CERS)近期发布由丹尼尔·耶金和迈克尔·斯托帕德合著的特别报告《天然气的未来》,这也是丹尼尔·耶金今年4月17日在休斯敦第17次LNG大会上重点发言的基调。

全球天然气新调整

当下,人们正在勾画全球天然气的崭新图景,全世界天然气工业的参与者以各种方式加入进来,有很多标志是人们熟悉的,但也有新的东西,将对市场行情、工艺技术和我们的思维提出挑战。我们认为,这个新图景将有助于弄清一个正在展开的发展格局。

供应将显著增长。我们相信,由于新资源,天然气工业会超出人们现在预期,更强劲发展。需求也会增加,最突出是在电力生产,但在长途卡车和船舶运输方面的作用也会增强。

新图景已出现了新调整。北美LNG将改变或至少会修正商业模式,美国将在世界建立新的天然气竞争价格基准,然而并非人人都得采用相同定价机制。石油指数定价体系还会存在,不过将与另一种定价体系共存。亨利中心将建立一个不同的定价基准,虽然不一定比国际贸易价格低很多,但将建立一个竞争价格基准,迫使以传统方式定价的天然气参与竞争。

北美天然气不仅将影响LNG价格,还会影响工业天然气原料。世界以天然气为原料的工厂投资者应当知道,他们要与北美4~6美元的低端气价竞争。

“意外”总会发生

变化范围的变化要求人们一定程度开放思路。我们可以列出一系列意外事件,影响LNG工业和长期基础性投资。英国已故首相撒切尔夫人曾与本报告一位作者对话,提到所谓“撒切尔法则”:意外经常发生,你最好做好准备。

耶金在《能源重塑世界》一书中告诉人们,“意外”是怎样经常地改变能源工业的前景和发展途径。5年前,公司并没有打算用页岩气和致密油重塑供需格局,相反,它们在北美地图上标出的拟建LNG进口终端数量不断增加。3年前,公司开始着手核复兴。然而,这些都已发生巨大变化,对战略和投资具有深刻影响。

为了建立一个识别不确定性和风险的框架,我们在《全球天然气新图》(此报告即将发布)中开发出4个不同的未来情景,“全球再设计”情景是沿当前工业轨迹的最可能发展。但是,现在尚无法预料的北美出口能力,世界各地更多的非常规气开发,天然气出口大量过剩促使LNG朝着更商业化的方向发展,这一切都可能颠覆天然气未来和价格结构,并影响LNG策略和投资。

但全球天然气的出发点是自身的增长。

这场游戏叫增长

就世界能源经济而言,我们对天然气未来持乐观态度。这场游戏的名字叫增长,按照我们的“全球再设计”情景,预计全球天然气消费几乎增长一倍,从2012年的93亿立方米/日,增至2040年的175亿立方米/日,相当1亿多桶/日石油,超过当下的全球石油消费。

这一增长反映在不同方面,工业用气及原料气、居民及商业用气,以及一定程度的交通运输用气。总体上看,天然气作为一种燃料,被广泛用于生产现代生活的必需品——电力,随着人们进入越来越电气化的未来,这一应用只能增长。

当然,必须承认地区差异。欧洲在为电力未来奋斗,而并不特别倚重天然气。中国能源结构中天然气只占4%,不过为了改善空气质量,这个比例将会增长。转变巨大而且清晰的是美国,5年前美国发电用天然气仅占21%,2012年增至30%,随着天然气成为新发电能力的既定燃料,这个比例还会增加,但具体比例会因煤炭与天然气的相对价格变化而波动。

从全球看,天然气将如同过去的20年那样,增加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到本世纪30年代,人们将会看到石油、煤炭和天然气相互争雄的局面,但我们预计,到2040年天然气将成为头号能源。

天然气会更多吗

就全球而言,这里要问一个问题,天然气会更多吗?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推动供应强劲增长的有3个因素:

第一个是非常规天然气。在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的系列研究《非常规前沿》中,地质学家给出的结论是,技术可采的大量页岩气和煤层甲烷不仅赋存于北美,而且存在于全球。毫无疑问,开发需要时间,有很多挑战——技术经验、后勤保障、水源供应,包括“地上”的政治。

天然气工业也需要许可经营,这很关键。为了保证获得许可,在环境管理和经济影响方面,业界要给非常规气一个更客观清楚的说法。

综上所述,资源变化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天然气的图景,全球的天然气赋存扩大了,更广泛地延伸到全世界。

第二是东非、东地中海和巴西海上的深水巨大发现。这些新进展将显著增加全球资源供应。

第三是致密油的影响。虽然不太引人关注,这一影响将从北美走向国际,致密油带来的伴生气不可低估。2008年以来,美国原油产量增加了43%,相当于尼日利亚目前的原油总产量。致密油可以比页岩气更快地走向国际,并在此过程中加快本土的天然气开发。

这3个因素构成了我们所谓的《全球天然气新图》。

需求能否匹配潜在供应

天然气的潜在增长提出一个直接问题:需求在哪里?

当然电力生产用气会增多,但低价煤是可怕的竞争者,还有增加可再生能源应用的强制与激励驱动。积极的一面可能在交通运输部门,天然气的份额会加大,油价会下降。

我们在《能源重塑世界》中提出的一大问题是:未来10年我们开什么车?天然气将成为竞争燃料,当然还有电力。

天然气作为交通运输燃料的最佳前景不在于本身的气态,而在于其他两种形态。一是LNG,既可作轮船燃料,也可作长途卡车燃料。这是LNG的一个重要新机遇,采用LNG作为卡车燃料,将成为几个重要地区市场的转折点。二是作发电燃料,从而驱动电动车辆。

LNG加速增长

LNG将成为一个增长行业,但经过了漫长时间。上世纪初,企业家戈弗雷·卡伯特(Godfrey Cabot)提出,对天然气降温储存。20年代,他的儿子托马斯·卡伯特在一篇论文中提出,应用低温技术把天然气变成LNG储存。

直到50年代,把天然气冷却成液体才开始国际航运。为了应对50年代初期伦敦的“杀人雾”,天然气代替煤炭成为一股新潮流。但供应是个问题,一个答案就是LNG。1957年,从“甲烷先锋”号运输船开始,天然气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运到英国,那是名副其实的先锋之旅。

LNG增长确实在加速。从2004年到2012年,LNG工业8年的增长相当于之前40年。按照当前的在建情况预测,到2017年,LNG生产能力将达到3亿吨左右,比当前水平增长28%;到2035年,可望增至5.4亿吨。

LNG遇到非常规气

LNG得益于非常规气革命。澳大利亚非常规气增长迅速,非常规煤层气拉动更多传统海洋项目,预计2016年以后,将成为世界最大LNG生产国。北美将是下一波LNG增长点,主要靠美国本土48州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页岩气。阿拉斯加常规气资源地处闭塞,也可以搞LNG。

在常规LNG供应高峰远去的传统产地,非常规气还会再度激活LNG供应,为阿尔及利亚和印尼LNG工业带来第二次生机。

另外,LNG工业的创新,不仅拓展了上游业和原料气供应,而且使LNG价值链的其他部分受益。浮式再气化终端已是充分成熟的技术,现正用于浮式液化。创新来自新的技术进步和现有技术新应用,比如小型液化装置和中型应用装置的推广。

近期,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机构(JOGMEC)宣布了甲烷水合物研究新情况,不过我们认为,甲烷水合物商业化之路要到2028~2030年方可见分晓。

欧洲经济与能源脱节

欧洲处于一种中间状态。那里页岩气的潜力不小,但不太可能改变或遏止欧洲对管道气或LNG进口的需求。相比美国或中国,欧洲在认可页岩气上态度更保守,尽管不同国家存在差别,因此势必会延缓页岩气的发现和开发速度。

令人不解的是,在欧洲,低迷糟糕的经济形势加上危险的高失业率,与能源形势和能源选择的关联度甚微。

而在美国,天然气和石油的非常规革命,2012年支持了170万人就业,为政府带来620亿美元收入,刺激了经济增长,拉动了新的制造业投资,使美国在世界经济中更具竞争力。

在某一点,至少在一些欧洲国家,形成关联甚至可以打破当前僵局,尤其是欧洲相对美国竞争力下降的情况下。但这需要时间。

成本是致命弱点

虽然我们看好LNG的大增长前景,但重要的是要认清一个大威胁,发展的“阿喀琉斯之踵”——成本。IHS通过各种成本指数跟踪LNG工业成本,建立了“上下游资本成本指数”。

令人吃惊的是,LNG成本上升速度超过了总上游资本成本指数。2005年,LNG新旧项目的资本开支达到300~600美元/吨;如今,这个成本达到了600~1600美元/吨。

每一个液化项目都有各自抬高成本的原因,包括复杂程度、后勤保障、劳务人工。关键在于,如果要达到更高预期,适应更激烈的竞争环境,LNG工业就要找到控制成本的途径。在北美,加工业包括LNG工业,熟练工人与工程人才的争夺将成为一个重要话题。

全球天然气的不同未来

除了前面提到的“全球再设计”情景,我们还开发出大不相同的“未来”,每一种“未来”将在一些重要方面改变市场。

“地区性”描述十分困难。北美之外,页岩气增长的可能性很难推测,非常规气消除了潜力最大的LNG进口市场——美国。别的地方还会发生吗?当下没有,但可能性肯定有,这种可能性警告人们,能源未来不会是简单的直线发展。

“北美延伸”描述了另一种情景。美国页岩气供应确实不限于此,北美的LNG生产大幅增加。开发中的澳大利亚或已形成产能的卡塔尔,会不会也将达到同样的规模,从而使世界其他地方的项目建设停顿。

“天然气出口过剩”的设想与当前十分不同。这将是对开发新资源的挑战,包括页岩气、深水区开发,北美和其他地方的大规模出口。在这种情境下,竞争十分激烈,成本竞争将取代当今市场核心石油指数。与大宗贸易商品一样,天然气市场更加呈周期性。迄今建立的商业关系更加强化,会有更多的匿名交易,市场将向新加入者开放。这将导致高需求,但会损失天然气价值。

增长与改变不可避免

4种情景有2个共同特点,第一是增长和机遇,第二是变化。变化是可以预期的,虽然其精确程度无法预测。

究竟哪种情景成真?世界会变成什么样?我们应对种种可能保持警觉。上世纪后半期的历史告诉人们,最有可能的能源未来并不一定实际发生,最好是有所准备。我们要记住这一忠告,即使我们的LNG工业注定要发展。

关于作者

丹尼尔·耶金(Daniel Yergin)是能源、国际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著名专家,现任IHS能源咨询机构副主席,也是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CERS)创始人,普利策奖和美国政府能源奖获得者。

耶金的著作《石油大博弈》于上世纪90年代初获普利策奖;他的《能源重塑世界》一书,被《经济学人》杂志誉为“大师之作”,是应对“世界大能源需求及困境的综合指南”;《纽约时报》认为,他的《制高点:世界经济之战》一书 “自二战以来,在论述世界政治、经济命运方面,没有人能与之比肩”。

丹尼尔·耶金供职于美国能源部长顾问委员会,主持能源部下属战略能源研究与发展工作组工作,是页岩气开发分会的会员,同时也是美国能源协会董事会董事、美国国家石油委员会“北美天然气与石油资源研究”副主席。丹尼尔·耶金还是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的“全球能源专家”,获国际能源经济协会(IAEE)“杰出贡献奖”。

迈克尔·斯托帕德(Michael Stoopard)是IHS全球天然气首席统计师,能源研究理事会成员,曾领导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全球天然气小组,是有20年国际天然气从业经历的专家,负责该机构的全球和跨地区天然气市场和LNG市场开发与协调。在加入IHS之前,斯托帕德曾是牛津能源研究所成员,英国下院贸易工业委员会能源法规方面的国会特别顾问。

斯托帕德是IHS剑桥能源研究协会诸多报告的作者,包括《欧盟与俄罗斯关系的挑战与变化》、《欧洲亟需能源投资》、《甲烷水合物的突破》、《是下一场游戏的改变者还是漫长道路的重要一步》等。

海口巴斯夫乳液

四川双人蹦蹦车

太原全自动刮粪机

济南牛肉切丁机

相关阅读